内容详情

参加懒龙桥电站建设的回忆——选自《六枝文史资料选辑(八)》

2020-10-27 15:11浏览数:278 

参加懒龙桥电站建设的回忆

帅学良  

懒龙桥电站是一个群众集资投工、民办公助的农村小水电站。装机200千瓦,引水渠长1400公尺,水流量每秒1立方米、水头落差28米。
    1971年元月3日动工至1975年12月24日发电共计5年时间。投资21.3万元(其中国家补助水轮发电机组1套,钢材14吨,水泥180吨,炸药12吨及部分输电线路器材等,计12.6万元),投工8.3万个,耗粮9.4万斤,用木材450根。
    电站的建设,首先是牛场公社拟议的。他们原想在现厂房上游黄家桥处建一座50千瓦的小水电站,解决牛场、上官片群众的照明用电,经测量后,区委与牛场、新场两公社商定在懒龙桥建站,以解决两社人民的用电。
    修电站,必须解决机器等设备材料的运输问题,而牛场至新场的交通运输,有史以来都是人背马驮,因此区社领导为了改变牛场公社交通运输的状况和建电站的运输需要,决定在建电站的同时,组织发动群众修建新场至牛场16公里的公路。因修公路的集资、投工、积粮超过修电站的投资,所以群众的组织发动工作相当艰巨。为此,当两项工程得到上级业务部门认可后,区委除要求两个公社党委在深入细致地做好群众思想工作的同时,由区委副书记陶家华同志负责,从牛场、新场两公社抽调陶亮明、杨文学以及区水利站的柴秀文、杨风才、江辅达等同志组成工程指挥部,在懒龙底寨子安营扎寨,负责开工前的工程选线、定点,测量以及开工后的人员安排、施工管理、材料运输、物资采购等工作。两项工程同时施工,战线长,上工人数多(初开工时每天多则2000余人,少则千把人),人多想法多,修公路的好处,群众容易理解。对于修电站,群众一是担心不会成功,二是担心象水井一样,有水淌不到河尾巴。指挥部的同志在介绍其他地方修电站的情况的同时,说清了电灯是一合闸刀,不管是那个角角都是一起亮,不存在有水淌不到河尾巴的事,这样,群众才对修电站有了信心。“文革”期间,由于工厂停产,机器设备、建材物资缺乏,给电站的建设带来了很多困难,为订购水轮机,池相礼、柴秀文两位同志在铜仁一住就是20多天,感动了厂家才同意生产一台供应。为了抓紧物资的采购运输,指挥部的领导亲自带队落实指标和车辆,即使这样,困难也是很大的。如有一次得到30吨水城水泥指标,陶亮明同志当天赶去厂家,而指标已过期,老陶好说歹说厂家才同意延期3天,老陶立即赶回六枝,待汽车落实后又带车去装货并连夜将水泥运到工地。一昼夜的往返,对于当时已50多岁的陶亮明同志来说,已是不容易的事了,但在当时却是家常便饭。
    1975年4月,电站水利建设基本结束,9月底水电局领导指定我负责电站安装的全部技术工作并组织安装组进入现场安装。马世民、范毓敬、穆光荣、周鸣4位同志负责新场至件场16公里输电线路的架设及变压器的安装,张贵和、吴万云、王怀湘3位同志负责厂房内的机组设安装。诚然,对于10千伏输电线路的架设,变压器的安装,我们有经验,然而安装20千瓦卧式水轮发电机组,这还是第一次,加之设备不配套,工具简陋,所以压力大,困难多。
    机组安装的第一步,是将机组从新场运到懒龙桥厂房内,新修的公路路面坑坑凹凹不算啥,关键是如何把十几吨重的机组运过懒龙桥——该桥原是一座单层石拱桥,自修建以来,不要说过汽车,就是马车也没有走过——大家都为此担心,要重新修桥,花工多,投资大、时间长。对此,负责运机器的水电局驾驶员朱兴光同志,经过反复考虑后说:“大家把桥两端的路面铺好,我选好路线,加足马力,冲过去。如果万一桥发生晃动或断裂我已经冲过去了。”说实在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把准备工作完成,站在桥两头,只见朱师傅发动车子,加足马力,准备冲刺,大家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一眨眼的功夫,车子冲了过去,机器设备总算平安运到了现场。
    机组安装质量的好坏,关键在于蜗壳安装,其水平程度必须保证在允许的误差范围内,水轮机蜗壳就位两天后,我们经过调整的水平误差已经很小,但仍未达到规范要求,同志们已经想了很多办法,尽了很大努力,可我仍未同意浇灌混凝土。指挥部的陶家华书记,陶亮明、杨文学同志就对我说:“帅师傅,你的慎重我们理解,师傅们已尽了很大努力,今晚你们再想想办法。”经过大家讨论,采用了在蜗壳两侧打地锚,用钢丝绳固家蜗壳,边浇灌混凝土边用花兰锣丝调整水平误差的方法,使蜗壳安装的水平误差在规定范围内,从而保证了整个机组的安装质量。
    购进的水轮发电机组,没有配套的弹性联轴器,缺少这一设备,水轮机就不能带动发电机转动发电,省内无专门厂家生产,“文革”期间市场上又无货供应,如去生产厂家购买,又难得买到(盘县同我们相同型号的机组也缺此设备,已跑了几个月仍无着落),若就地请厂家单独生产一套,成本高且内部橡胶圈也难于买到,坏后难以更换。为此,经查阅资料,我决定改用木销联轴器,自己绘图设计就地请厂家加工,因木销联轴器内部结构简单,只是几根短圆木棒,坏后容易更换,对无加工能力的农村来说,既省时又省钱。机组安装好后,大家看到木销联轴器用的是八根长20公分,直径4公分的圆木棒,对这八根圆木棒是否能带动几百马力的机器运转产生怀疑,就连安装组内的个别师傅也有此看法,只是不好明说而已。对此,水电局领导知道后,及时作了解释:“学良查阅过资料,他是经过认真考虑的,请大家放心。”结果木销联轴器在懒龙桥水电站应用成功,以后被特区内农村小水电站采用,至今运行良好。
    懒龙桥水电站能在两个月的时间内顺利安装发电,是各级领导的信任支持,安装组全体同志的齐心协力分不开的。区社领导同志认真负责、任劳任怨、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给我们安装组的同志作了很好的表率。陶家华书记与群众一样,扛一包水泥走4公里路到电站。负责物资采购的同志随身携带区里安排应酬的朝阳桥烟(当时区里最好的)看到客人抽的是花溪、黄果树,不抽朝阳桥,自己也舍不得抽一支,事后如数交回;区里安排应酬的散白酒,即使再累也不随意喝一口。在家负责施工的同志,起早探黑不分白天晚上的工作,对我们的教育很大,因此在两个月的安装工作中,水电局的同志在生活上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没有一个人请假回家,除了完成自己的技术工作外,还参与群众洗机器、搬设备、抬电杆、扛横担、背电线,大家都为电站早日发电努力工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