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一场别致的战斗--选自《六枝文史资料选集(一)》

2018-04-10 17:22浏览数:283 

一场别致的战斗

作者:刘定华

  一九四五年九、十月间,郎岱曾发生过轰动一时的用“快邮代电”揭发县临时参议会贪占“灾减赋谷”的事件。这是当时我们秘密采取的一种斗争手段,其发生的始末是:

   一九四三年(民国三十二年),抗日战争已进入了第六个年头,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怕牺牲,艰苦奋斗,狠狠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使战争逐渐从“敌我相持”的第二阶段向“敌退我攻”的第三阶段转化。为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争取民主自由,我国人民在人力、物力、财力方面付出了重大代价。但是,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顽固派继续推行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方针,致使不少大小官员在国难当头之际,大肆搜括民脂民膏,肥其私囊。

  郎岱原是比较贫济的地区,国民党的兵(役)、工(役)粮(征实征购)、款(说不清的苛捐杂税)早已使人民穷困不堪,而当年早灾、虫灾严重,粮食收成无几。为此,县政府不得不向省政府据实报灾,请求减免部分田赋(公粮)。尽管省政府已派员来郎岱查勘,灾情属实,但国库空虚,哪里肯减轻人民群众的一点负担呢!后来直到一九四五年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前夕,为了笼络人心,才批准减免一九四三年的田赋。减免的田赋理应在当年(1945年)田赋征实中扣除,但郎岱县临时参议会的劣绅们见此灾减赋谷万石(注),早已垂涎三尺,哪舍得弃此诺大一块肥肉。于是便以参议会名义作出决议:灾减赋谷对群众不实行减免,由县政府拨交参议会留作“公益”。消息传出,街头巷尾,骂声不绝。但谁能阻止这些劣绅们不办坏事呢!

  当时,我们认为这是关系到城乡千家万户利益的大事,绝不能让参议会的阴谋得逞,必须与之坚决斗争。可是困难较多,既不能硬干,又不能明干,应该重视策略。我和黄瑶章、刘鹤皋、胡治吉反复商量,决定采用“快邮代电”鼓动舆论,用四面八方形成的压力,以制其贪婪阴谋,并确定由我起草电文。我们采用骈文形式,借以佐实“年轻人不懂古文”,并在文中故布疑阵,把“目标”引向别方。“快邮代电”定稿后立即寄给在贵阳的王舍人,托他设法印发。不到半个月时间,外县和郎岱的机关、法团、民教馆阅览室都收到了一份“快邮代电”。它的全文是:

  “窃我神圣抗战,已历八年,胜利传来,共举国庆。值此民生凋故,万废待兴,凡属仁人,理应如何激发天良,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乃我县参议会人士,每多利欲薰心之辈,人神共弃之徒;作威作福,肉我人民,如数其罪,馨竹难书。

     缘我县于三十二年之际,虫、旱交凌,五谷不登,尤以我岩脚附近为重。当其时也,树皮草根,剥掘俱尽,呼天吁地,告贷无门!幸赖我政府洞察民情,惠及众庶,允将是年灾减田赋,照章减免,以示体恤。殊我县参议会人士,竟以此灾减赋谷万石有利可图,于其肠肥脑满之余,,施其庖丁解牛之技,假借公益之名,阴行鲸吞之实,决对灾户颗粒不减,由参议会留作公益。

  视此虺蜴为心,豹狼成性。侧隐之念既不能动之于先,大嚼之欲又安可遂之于后?为此电祈各界正义人士,同心竭力,一致声讨,除恶务尽。拯民命于水火之中,七级浮屠,定延建于百世之外。临电神驰,诸希亮察!

 “代电”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真是晴天露雳,见之者无不惊诧,闻之者无不气愤。消息传开后,群众纷纷谴责参议会“喉下夺食,大损阴德”。一班闲人,纷纷议论,大动脑筋,研究代电作者系何许人,称赞骂得淋漓尽致。而被派去了解情况,自称“文章老手”的参议会秘书,则断言是岩脚某人所作,“非此人无此笔墨。”

自“快邮代电”传开后,参议会再也不敢提出灾减赋谷作公益之事了!


  注:四民党政府当时须用“市斗”(俗称“军斗”)每斗合十一斤,一石为一百一十市斤。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